凡旗信息门户网>健康养生>再给我三天时间,如果病情没有好转,我愿意承担后果
  
  

再给我三天时间,如果病情没有好转,我愿意承担后果

2019-12-01 13:46:56 阅读量:2371
  

 

“丁教授,中秋节快乐!我父亲一个月前离开了。他平静地离开了,没有任何痛苦。感谢您当时帮助我们的家人,让我们没有遗憾。”

中秋节前一天,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大肠外科医生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打电话的是陆先生(化名),病人的家人。这个电话让丁克峰教授想起了三年前。

八十多岁的叔叔做了肠癌切除术。

肠结构异常引起的肠梗阻

50多岁的陆先生住在杭州附近。他的父亲陆叔叔一生都是农民,身体健康。他几乎从未去过医院,80岁时仍能在田里工作。

直到2015年下半年,当时82岁的鲁达波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如以前了。他经常感到头晕、虚弱,大便呈黑色。2016年初,他去当地医院检查,发现了消化道出血的症状。医生怀疑有消化道肿瘤,建议去大医院治疗。

2016年2月,陆叔叔带着孩子来到浙江大学第二医院消化内科接受治疗。消化内镜和腹部ct检查显示横结肠中部有明显的占位,结肠癌是首要考虑因素。

确诊后,陆叔叔转到结直肠手术。丁克峰教授的团队对他进行了术前评估,患者病情符合手术条件。3月2日,丁教授为陆叔叔领导结肠癌根治术。

丁克峰教授在达芬奇机器人下给病人做手术

手术中,丁教授意外发现陆叔叔的腹腔解剖与正常人明显不同。他的肠道结构紊乱。右结肠、盲肠和横结肠部分不在正常解剖位置,但通过肠系膜和胰腺背面的腹膜后,附着于乙状结肠、十二指肠和横结肠部分,升结肠旋转不良。通俗地说,整个肠道就像一个扭曲的面团。这不仅大大增加了手术难度,而且大大考验了手术后的恢复。

手术非常成功。肿瘤的直径约为4厘米。然而,由于陆叔叔的肠道结构异常,随之而来的问题。手术后,陆叔叔因肠粘连、肠梗阻等并发症不得不接受另一次手术。

3月18日,丁克峰教授为陆叔叔做了第二次手术。他设法解决了肠粘连和肠梗阻的问题,他的病情终于暂时稳定下来。

如果没有意外,当伤口慢慢恢复,各项指标正常后,陆叔叔就可以出院回家了。但是结果并不像每个人预期的那样顺利。

第二次手术后,他病危。

家庭放弃治疗

医生:给我三天时间

2016年3月底的周末,丁克峰教授去其他地方参加学术会议。会后,他回到杭州。他又在重症监护室见到了陆叔叔。

手术后,陆叔叔患有严重的肺部感染,外加切口感染、脓毒性休克、低血压和多器官功能急剧下降。他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抢救。

中国人有句古话:“尽力倾听你的命运”。“那时,我父亲快要死了。两次手术后,应该治疗的也得到治疗。此外,在这个年龄,我们真的没有信心,也不想再受苦了。”

陆先生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经过讨论,他的家人决定趁父亲还在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带他回到家乡。农村也有埋葬的习俗。他们家乡的亲戚甚至准备了棺材和裹尸布。

然而,丁克峰教授仔细检查了陆叔叔的病程数据。他发现尽管病人目前的情况很严重,但主要原因在于抗感染。只要感染得到控制,其他问题都可以解决。

丁克峰拦住了下定决心的家人:“作为医生,我们不能放弃我们能挽救的病人。你再给我三天时间。如果我的情况没有改善,你可以责备我或责骂我。我愿意承担后果。”

看到丁教授坚定的态度,这个已经失去希望的家庭重新燃起了希望,最后同意再做最后一次尝试。

谢谢你。当时医生帮了我们一把。

我们没有遗憾。

调整了一系列治疗方案后,鲁达波的感染得到了控制,3天后病情明显好转。

这个家庭非常幸福。陆先生感激地握住丁克峰的手。“丁教授,幸好你当时帮了我们一把。否则,以前所有的治疗都是徒劳的。我们内心感到自责。那时我们没有尽力善待父亲。”

第10天,陆叔叔的指标逐渐恢复正常,他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又过了一周,一家人幸福地回家了。

“回家后,我父亲的身体慢慢恢复了。他每天早上出去买菜,下午在茶室喝茶,和老朋友聊天,过着轻松的生活。作为一个孩子,我感到非常欣慰,我一直赢得了近三年的美好时光!”

陆先生说,去年年底,他的父亲在当地医院进行了复查,发现肿瘤已经复发和转移。

“我们全家都知道癌症毕竟不像感冒和发烧,它是可以治愈的。”陆先生和他的家人咨询了一位专业医生。对于这个年龄的老人来说,他的身体状况不再适合进一步的抗肿瘤治疗。即使治愈了,效果也不会很好,会给病人的身心带来很大的痛苦。

最后,他们选择在当地医院进行有针对性的支持治疗,这样他们的父亲就可以在没有太多痛苦的情况下平静地走完最后的旅程。"直到他去世,他父亲才知道他的肿瘤复发了。"陆先生说。

一个好医生必须是一个负责任的医生。

知道什么时候“下手”

到了“放手”的时候,放手吧

"作为医生,我们在判断病人的整体情况时,实际上需要有一种感觉."

丁克峰教授表示,这种感觉来自各种信息,如患者的肿瘤生物学行为、体检、既往病史等。这些是病人带给医生的“第一印象”。

同时,双方还需要在医疗过程中相互了解,并进一步观察和评估疾病的发展。更直白地说,整个过程实际上类似于“坠入爱河”。

“临床上,我们遇到了一些患有肠癌的危重病人。发生了多次转移,没有手术机会。然而,结合部分患者的肿瘤生物学行为及相关指标,我们判断其预后良好。如果他们放弃,那将是一个很大的遗憾,他们将与病人和他们的家人进行良好的沟通,帮助他们建立治疗信心。然后,在治疗过程中,发现这种药对病人非常敏感,而另一种药的效果也很好,这进一步增强了医生的信心。”

丁克峰教授说,事实上,在肿瘤治疗过程中,患者及其家属的心理,以及治疗方案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医生。

“一个好医生必须是一个负责任的医生,所以医生应该尽力帮助病人选择最合适的治疗方法。然而,作为一名医生,你必须了解这个病人心中有多大的希望,什么时候“放手”,什么时候在治疗过程中“放弃”

丁教授表示,对于那些治疗后预后较好的患者,“狠手”应该是“狠手”,而“狠手”应该是“狠手”,通过适当的治疗方法为患者赢得长期生存机会。对于那些预后不良的病人,有必要知道“放手”时如何“放手”。

“当然,“放手”并不意味着忽视病人的生死,而是停止使用有毒和创伤性的治疗方法,使病人遭受更多的伤害,避免过度的医疗。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支持性治疗和相关的心理咨询,减轻患者的痛苦,同时延长生存期。”

当你听到肝转移时不要失去信心。

一些病人接受了合理的治疗

可以改变命运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结直肠癌的发病率也在逐年增加。浙江大学第二医院大肠外科每年收治数以千计的新肠癌病例,并且每年以大约5%的速度增长。其中许多是复杂的晚期肠癌患者。

在结直肠癌患者中,肝是结直肠癌最常见的转移部位,约25%的患者在第一次就诊时发现肝转移。

丁教授说,许多病人一听说“肝转移”就对治疗失去信心,认为只能等待死亡。事实上,在过去的30年里,肠癌肝转移的治疗理念和技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目前,mdt已将其五年生存率从不到5%提高到20%-30%。

据统计,如果肠癌的原发灶和转移灶可以手术切除,约有1/3的患者不会复发。

“在肠癌肝转移患者中,1/3的患者可以通过转化疗法创造手术机会。在这些病人中,有1/3的人能够存活下来而不会复发,这意味着他们能够存活很长时间。”

丁教授说,即使是晚期结直肠癌的肝转移患者,例如,肝脏中也有20或30个转移灶,肝脏、肺等部位也有多个转移灶。通过合理用药和局部治疗,绝大多数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可达两年以上,生活质量相对较好。

“因此,对于肠癌肝转移患者来说,这并不意味着等待死亡。通过合理的治疗,一些病人可以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丁教授说,随着医学技术和观念的发展,手术治疗肠癌肝转移的侵入性越来越小。通过精心设计的外科手术方法,可以在不增加穿刺伤口的情况下同时切除肝转移癌和原发癌。通过同步手术,可以实现根治,这使得以前认为需要多次手术、大创伤或手术预后不良的情况更加理想和安全,减少了患者的手术创伤,并鼓励患者建立战胜疾病的信心。

通信者

(作者:俞千千,编辑:俞千千)

贵州十一选五 PK10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